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English

当前位置: 吉野机械网 >> 最新文章

学会原创中国人工智能学会理事长李德毅路测的学问杨桃

发布时间:2019-10-09 15:52:41

李德毅:中国人工智能学会理事长,中国工程院院士

刚才听了姚先生的报告很有感触,一个人工智能深度学习的问题,科学家、物理学家、神经生物学家从不同的角度想把深度学习尽可能说清楚,尽可能学术化。对于机器专业的人来说,从来都是算法、程序、数据。怎样通过大量数据,略微的修改,呈现我们的产品,对我们来说是一个颠覆性问题,所以我觉得很有启发。

今天和大家讨论另外一个技术性问题——图灵测试。无人驾驶的汽车,大的小的都在路上跑,可能你旁边的车不经意就是无人驾驶,所以讲一讲路测的学问;也就是,无人驾驶在后图灵时代的测试是怎样的。

最近google 发明了机器人打电话,将来你接到电话,可能搞不清楚是人打的还是机器人打的,这就比较麻烦,尤其它的语音和你原来朋友的语音一模一样,怎么办?现在国内外火爆的无人驾驶测试活动,各地区都在建设封闭或半封闭的测试场。这样一来,就要把后图灵时代的图灵测试推向前所未有的高潮期。沉浸了多年的图灵测试不是科学家在做,是全民在做。我想,这可能是阿兰? 图灵自己也没有想到的。

1

1

图灵测试的现实意义

最近有一家公司的共享汽车发生了事故,全民关心。涉及到什么问题?出租车行业的职业道德、职业底线、职业操守的问题。最近又联系到无人驾驶车在全世界死人的问题,大家也很担心。交通部门发出很多的规定,特别是有的地方法规要求,无人驾驶车必须先在封闭环境里安全行驶5000公里才可以上路测试。

去年和今年google 发布了他们的自动驾驶路测报告,已经到了1 000万英里,到明年时,机器人一直在问人类,你们为什么还不给我们发驾照?如果发驾照发什么?中国的驾照有a 类、b 类、c 类,开小车的是c 照,开大车开的好的可以拿到a 照,也不容易。无人驾驶车发什么照?将来是不是发ap 照、bp 照、cp 照?

无人车上路要发驾照已经成为各国交管部门当务之急,已经成为社会的普遍关注。如果图灵还在世,他会怎么做?

1950 年,图灵写了一篇论文登在杂志上,题目是《机器可以思维吗?》,我们说是机器的机理和智能,如果测试人看不到人和机器,在密闭的环境里,如果不能区分人和机器,大概就是智能的。2014 年,一个聊天机器人尤金? 古斯特曼投入了测试。

图灵的这篇文章到底是《机器可以思维吗?》,还是《机器能够替代人吗?》,这是两个命题。什么叫做“思维”?“替代”好像好办一点。从图灵描述的图来看,好像是tesla,如果把人和机器分别换上tesla 的autopilot 和一个真人human driver, 调换一下,直升机在天上看,可以看出区别吗?看不出来就说无人驾驶通过了图灵测试,可以吗?所以人类进入了后图灵测试时代。

当客服机器人和我们聊天时,它在听,你也在听;它在说,你也在说;甚至可以同时问问题、翻译、语音。机器人医生给我们进行远程医疗时,当陪读机器人为孩子做咨询或辅导时,当机器同传能够使得我们和外国朋友直接交谈时,当机器人写作的诗集出版了,著作权人是谁?法官和法官机器人,谁判决准确率更高?所以机器人已经走入千家万户。

人类是拿驾照的,在座会开车的同志都知道,当刚拿到驾照时,你跑了5 000 公里了? 500 都没有,50 公里差不多。你当了1~2 年菜鸟,后来跑了几万公里时你才是老司机。为什么对机器人那么苛刻?

人类社会常年考驾照,测试标准和测试环境已经能够清楚界定,加以驾驶行为大数据可以精准收集,评测结果较为客观。国内的这些人拿驾照,考官不在现场,都在房间里看你有没有碰到杆子。已经积累了丰富的测试经验。

在这样的情况下,sae 标准给了我们一个档案,把智能驾驶分为六个等级,到l4 时就可以不要眼睛和注意力了,到l5时就不要驾驶员了。

自动驾驶等级转换点如何度量?有的企业说我是3.5,有的说是2.5,怎么度量?当汽车把接管权交给人时,反复说怎样度量。尤其是第五级,什么叫完全自动?恶劣天气,人都不能开,还能完全自动吗?

所以将来人类怎样给无人驾驶发驾照?

第一步,在车里配一个安全驾驶员,让无人车自己开,但安全驾驶员有驾照,随时干预。这是目前的状况。

第二步,不要驾照的安全员在车里,可以干预车。但这个安全员本身可以没有驾照。

第三步,共享汽车时乘员不必有驾照,但仍然可以人工指挥。因为我们知道,机器人和人在一起时一定要听人指挥。

按照这个“三步曲”,看图灵测试是多么重要,因为各行各业都需要人,这个机器人应该持照上岗,这个“照”谁来发?

1

1

图灵测试本质上是替代测试

图灵测试本质上不是智能测试,是替代测试,是机器人能不能替代人的工作。无人驾驶难在拟人。我们有马车时,觉得马车不够快换了汽车。虽然汽车开的快,但有时不如马,因为老马识途,汽车没有地图怎么回去?当我们讨论l2 是辅助驾驶、l3 是自动驾驶时,l3 的基本问题到底是放在车上还是人上?如果放在车上,就要让车企的同志们把车越做越好。我最近访问了博世,它是做底层设计的,要在中国做线控的自动改造,我们把车子越做越好,像tesla 一样,做一个软件定义的机器人,要自动驾驶,这是一条龙。我做无人驾驶时,也希望一个好线控的高精度的自动驾驶汽车,但我把重点放在解决人的问题上,把驾驶员的认知用机器人替代,是记忆、决策和行为能力的认知主体。长期以来,我们有一个词不停地说,那就是agency。有的中文都不翻译agency,其实本意就叫代理。实际上,我们现在做的就是作一个驾驶员的智能代理,实现智能驾驶,希望这个代理有驾驶的技巧,还有驾驶的个性。

汽车的行为由驾驶员决定,无人驾驶难在拟人,要研究驾驶员的行为学和心理学,物化驾驶员的感知、决策、记忆、控制和行为技巧,而不是一味地改进车辆动力学性能,实现自动驾驶!最近我们的团队在天津港用卡车做了一个精准定位,以前我们做一个精准定位,无论是空载还是满载,大概误差在20 厘米。港口的集装箱要求准确落在无人驾驶卡车上,提出5 厘米的定位要求。其实集装箱的大卡车很难到5 厘米。所以做好无人驾驶,既要有好的车,更要有好的驾驶员的智能代理。

我们曾经在常熟自然科学基金委组织了多次比赛,提出“4s”评测标准,开车要smooth、安全smart、safety、speed。从这个角度来说,我们已经做了大量的工作。

各省都在建测试场,什么时候我们身边来一个无人驾驶车,开车的人不再惊讶,可以和它很轻松、友好地进行交互。

1

1

图灵测试本质上是交互智能测试

图灵先生提出用对话的方式考虑一个机器的语言智能。把机器人的记忆智能和计算智能藏了起来,当前的聊天机器人把对话交互方式推向了高潮。

在开车过程中,驾驶员与环境和周边车辆有没有交互?我认为是有的,必须不时地与环境和周边车辆进行交互,驾驶员的经验和临场处置能力必须能够体现。我们为此在交互认知之上做了很多的工作,首先研究了无人驾驶基于语言的交互。无人驾驶车面对复杂、不确定的周围环境,可以通过智能音箱、手机和互联网的方式,进行语音、语义等自然语言的理解,与车主、乘员、运行维护人员、远程约车请求等进行不同人群之间的交互。

无人驾驶要能够响应远程车主的干预,因为车主是这个车子的主人,还要能够响应约车的请求。运维人员可以远程在线干预无人驾驶车,研发人员可以利用特定的接口,与无人驾驶进行交互,监控车辆实时状态,完成调试工作。无人驾驶车还要能够识别周边人群的肢体语言,例如现场执勤的交警,你必须服从它。行人要坐你的车,可能看你比较远,用手势来表达,你也必须能理解。

超车并道在无人驾驶中是一个难点,尤其当低速车道汇入高速车道比较难。例如有四辆红色车是由人驾驶,一辆灰色车辆是无人驾驶,怎么换道?一定不时跟你周边几个车辆用打灯、按喇叭或者踩油门、刹车的方式告诉周边的人,如果它与你协作,你超车并道了。

无人驾驶车辆的交互,我们已经在宇通公交客车和天津港的卡车上做了初步实现,在刚刚召开的天津2018 世界智能大会上获得交互组的领军奖。

1

1

图灵测试本质上是不确定性智能测试

图灵测试有没有漏洞?几十年来,大家为图灵测试开了多少次会?我发现一个漏洞,因为图灵测试要求测试人是主体,如果被测试的一方支支吾吾、保持沉默或者主动插话介入,就可能抢过了话语权,颠覆了测试者的主导定位。就像青年人去面试,本来老板考他,他很厉害,考了老板。就很难区分对方到底是人还是机器人,再一次暴露出图灵测试的瑕疵。

图灵测试对话过程中充满了不确定性,例如聊天本来是浅层次、短时长的对话,也是最通用的对话,有的就是为了消磨时间、客气、礼貌,充满了不确定性,总是在讲一些所谓的废话。其实废话不废,它带来了亲和感,在社交生活中不可或缺,不会聊天的对话机器人,人们会觉得它太乏味。所以不要完全从负面看。

不确定性智能测试,表现在对话的语境和语用、情感的交互、交互环境的不确定性。我们必须研究不确定性智能的客观性、普遍性和积极意义,寻找不确定性中的基本确定。

驾驶员曾经开过这样的车,想换道,后面的车不让你,你开了一半又回到原来车道。这种情况还是经常会发生的,并且有下面几种情况:首先常见的就是超车并道,成功了;也有超车过程中,中途放弃换道,回到原车道;也有强性换道,不换也得换……

无人泊车过程中有很多的不确定性,尤其是非常规的泊车,我们叫做边缘泊车。大家都说无人驾驶难在最后1 公里,因为它把人放下之后,往哪里去?很多的选择,加油站、停车场?我个人认为,应该把最后1 公里当作最先1 公里来解决,否则老百姓不接受。

人工智能的使命就是加速汽车向可交互的轮式机器人转变。

目前,全国各地火爆的智能驾驶专用实验场和评估环境,很可能发展成为人与轮式机器人比赛驾驶智能的实验场,发展成为赛车手和赛车机器人角逐冠军的比赛场,发展成为后图灵时代的图灵测试场。

我们一般看车就是看底盘、发动机,底盘就是看它的手和脚,实际上是驾驶人力量的延伸;发动机就相当于心脏,而我们加了传感器、指纹,等于加了一个智能代理。因此有可能使得汽车成为我们驾驶员自己, 这应该是人工智能时代最有意义的科学课题, 再一次彰显了图灵测试的意义。

机器人给人类带来了一个新的行业,就是后图灵时代的图灵测试应该考虑人机共生、共融、共发展的测试方法学和测试标准的时候了。

(本文来自《中国人工智能学会通讯》2018年第六期)

珠海订做厂服

清远T恤订制

江门厂服批发

清远订做职业装

友情链接